今天是:
首页 > 科普天地 > 地理知识
重庆城的风水密码
文章来源:重庆市地理学会    发布时间:Sun Jun 09 17:35:19 CST 2013 浏览次数:1944次

风水是中国人内心的秘密,千百年来,我们的古人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出一套理想的风水模式,体现出古人对良好人居环境的追求,同时,在风水的形成演变过程中,人们不断赋予它丰富的文化内涵,祈福祥愿的风水思想几乎贯穿了中国建筑的始终,使中国古代城市、村落和民居呈现出独特的文化景观,构成了东方地平线上迷人的风景线。

在中国著名的都市中,北京城的周易格局、洛阳城的天地之中、南京城的虎踞龙盘、武汉城的龟蛇锁江、长安城的八水环绕、成都城的城固神佑等等,都有历史典籍的记载和景观遗存。但是对于重庆,人们更多关注的是其近代开埠以后的商业繁荣以及现代工业发展的成就,很少关注其城市演变过程中的文化意象。自然是城市的依托,经济是城市的基础,文化是城市的灵魂,重庆古城在建筑时,在山川形胜和城市布局上,有着风水学上的奇妙考究。翻开清代地方史志,重庆城池部分有以下记载:“重庆府城,周十二里六分,门十七,九开八闭,俗以为九宫八卦之形,环江为池。”

禹娶涂山的龙脉传奇

《禹贡》是中国第一部地理著作,《禹贡》以山川为纲划分全国行政区域,并确定向朝廷贡赋的种类及多少。《禹贡》提出了“九州”“五服”等中国大一统的政治理念,被列为儒家经典、后世典则。“九州”从空间结构看,就是四正(东、南、西、北)、四隅(东北、西北、西南、东南)、中央。“五服”就是从中心向外,每500里为一服,象征着中央与地方的空间调控关系。

后世中国的山川条理大都按照《禹贡》寻找山的脉络和水的踪迹。唐宋时期形成了三大干龙的概念,即北龙、中龙、南龙,北龙位于黄河以北,环阴山、贺兰山经幽燕入辽海;中龙位于黄河以南、汉水以北,为关中之山,从蜀汉而来,北至长安,东至嵩山、泰山,南下扬州;南龙从岷山而来,一支延长至福建、江苏、浙江、广东,一支南下湖南、江西、广西等地。三大干龙的代表乃北京、西安、南京三大古都,王气兴盛,龙兴之所。

在三大干龙的龙脉体系中,南龙的风水格局最为严密完整。中国传统风水理论认为,昆仑山为众山之祖,万山归宗,龙脉绵延。昆仑山向东南延伸到巴颜喀拉山(巴颜喀拉山在藏语中是“祖山”的意思),然后分为3条山脉——大雪山、邛崃山、岷山,从四川西部的高原山地穿过成都平原和川中丘陵,进入重庆气势磅礴的平行岭谷,这里号称“中国地质研究的天然标本”,是中国北东西南走向山脉组合最整齐的地区。可以说,中国的两条祖宗山脉昆仑和巴颜喀拉穿越青藏高原东南后,将龙脉之气首先凝聚于此,然后,随长江穿越三峡逶迤向东而去,重庆的“来龙去脉”堪称中国最完整的风水龙脉体系。

从历史人文角度看,联系重庆风水最直接的一条来龙是岷山,岷山的历史地理地位十分重要,《禹贡》中提出“岷山导江”,认为岷江是长江的源头,几千年以来一直被奉为儒家经典,直到明代徐霞客提出长江的正源是金沙江,但岷山岷江作为西部山川之源的地位影响深远,甚至被赋予了神圣的意象。中华人文始祖大禹就出生在岷山之脉的北川禹里,大禹治水开启了华夏九州的一统版图,而大禹娶的妻子就在重庆涂山(现巴南区),古代还建有禹庙,内有禹王殿及涂山氏塑像,大禹与涂山氏所生的儿子启,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夏朝的建立者,从这个意义上讲,重庆的山川龙脉奠定并延续了华夏民族的根脉与国脉。

九宫八卦与重庆城门布局

黄河与长江从巴颜喀拉山发源后,一北一南,向东注入大海,两条水脉自西向东构成了中华民族的血脉经络,西方学者认为,中国的河流是民族凝聚的纽带,因为只有上游、中游、下游同时治水,才能将流域治理完成,所以,中国社会是通过水利完成了国家的大一统,不像西方,分散的水系注定小国林立,各镇一方。但是,在黄河与长江之间,又是什么力量将之联系起来?也许在重庆,可以找到文化上的渊源。

重庆位于嘉陵江和长江的交汇处,古代中原与巴蜀的连接通道有3条,金牛道、米仓道和嘉陵道,在古代,比起山路崎岖的陆路来讲,嘉陵水道更为便捷顺畅,所以,嘉陵江上游以甘肃、陕西为代表的黄河文化因素沿江而下,在重庆注入长江,汇集出华夏文明的南北交响。

两江交汇使得重庆形成半岛状地形,沿江众多的有关“门”的地名令人遐想。其实,这些“门”是明清古城的城门,今天虽然大都不存,但是,重庆古城门在中国古城规划史上却是独树一帜。一是数量多,一般古城只有东西南北4个城门,加上一些偏门,也不会超过10个;二是城门布局,重庆的17个城门按《周易》“九宫八卦”的蕴涵修筑,十分考究。据清代乾隆年间绘制的《重庆古城图》,重庆城门呈“九开八闭”之象,9个开启的城门是朝天门、千厮门、临江门、通远门、南纪门、储奇门、金紫门、太平门、福兴门,8个关闭的是翠微门、太安门、人和门、凤凰门、金汤门、洪崖门、定远门、东水门。作为临江城市,靠近江边的“水门”开着,离江较远的“旱门”闭着,取以水克火之意,寓意保障沿江累叠重屋的建筑安全。更重要的是,“九宫八卦”的城门图更显示出重庆自古以来的大气格局,将天(乾卦)地(坤卦)、四象(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四季(春、夏、秋、冬)、五行(金、木、水、火、土)等中国古代的地理视野和自然规律海纳其中,在九宫中轮回演变。

重庆城门的布局和文化令人赞叹,但是,源于黄河流域的《周易》图像为何在重庆古城得到完整体现?如果沿嘉陵江溯流而上,就会找到这风水的深厚渊源!

嘉陵江从秦岭发源,在甘肃天水与西汉水汇合后,流经陕西略阳,穿越大巴山,至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古镇纳白龙江,南流经南充到合川先后与涪江、渠江汇合,在重庆市注入长江。嘉陵江上游的天水得名于“天河注水”的传说。天水称为“羲皇故里”,相传伏羲女娲在洪水中逃生后,结为夫妻,繁衍生息,成为人类始祖。同时,伏羲在生活生产实践中有许多发明创造,如教人结网捕鱼、延续火种等,其对中国文化最大的贡献在于认识自然规律,用8种符号分别代表自然界的8种事物——天、地、水、火、山、雷、风、泽,用八卦推演出许多事物的变化、预卜事物的发展,是为“伏羲画卦”。

从伏羲画卦的天水沿嘉陵江顺流而下,风水的历史典故和遗迹随处可见。四川阆中相传是伏羲母亲华胥的故乡,阆中古城保留有完整的风水格局,唐代风水大师袁天罡、李淳风归葬于此;南充凌云山发现有中国唯一的自然风水四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自然天成,惟妙惟肖。最后,嘉陵江的风水之脉在重庆集大成,源于伏羲故里天水的“天门之水”经过千回百转,将黄河文化的《周易》经典汇集于山城重庆,展天地造化,护一方城廓。

朝天门,天地人神的通天驿站

在“九开八闭”的17个城门中,朝天门位居中央,号称重庆门户。在嘉陵江流域中,有两个“朝天”地名,一是陕西进入四川的门户广元朝天区,二是重庆的朝天门。朝天门得名的一般解释是“朝觐天子”,但是,从风水的角度看,“朝天”有着更大的空间气魄,犹如中国西部天地人神的通天驿站。

中原重礼仪,蜀人重仙化,巴人重巫鬼,重庆丰都是中国唯一的鬼城,相传汉代方士阴长生、王方平在此修炼,白日飞升,合称“阴王”,丰都鬼城的名声和影响日益扩大。丰都是目前国内最大的鬼神文化人文景观,主要景观有丰都名山、双桂山、“鬼国神宫”、“阴司街”等,《西游记》、《聊斋志异》、《说岳全传》、《钟馗传》等许多文学名著对“鬼城”丰都均有生动描述,颇富传奇色彩。

如果把丰都鬼城—重庆—四川—昆仑山联系起来,就构成了中国文化中的西部风水传奇,四川成都大邑县的鹤鸣山是中国道教的发源地,羽化成仙是最具中国特色的宗教现象,鲁迅先生说中国文化的根在道教,蜀人仙化之后的归属地也许就在西部更高的昆仑山,山上有不老之树和不老之神,称为瑶池仙境。所以,从丰都—重庆—昆仑,体现了阴间—人间—天界的天地人神体系,从狭义的角度看,朝天门是朝觐天子之门,从宏大的文化视野看,朝天门就是通天之门。

在中国城市景观中,重庆虽然没有北京、西安金碧辉煌的宫殿,没有洛阳、开封历史悠长的文物,但是,重庆在中国西部宏大的龙脉形胜中,在黄河与长江的水脉融合中,风生水起,独步天下。